今白

重度懒癌患者。话痨。一事无成者。

何时入梦来

大概就是完成自己的一个念想

他是我至今遇到的最好的男孩

人生那么长,我想把他留在此刻,然后忘了他




他总是会在我将要忘记的时候出现在我的梦里。一生这么长,可我偏偏遇到他,又偏偏对他无法忘怀。聊以自慰的说法是“不过是做了个梦,想了个人”,可谁又知其中绵延的悲哀。


曾有一个关于他的梦,是我至今做过的最温暖绮丽的一个梦。整个梦都是暖色调的,狭窄的只存在两列桌椅的教室,整面墙的玻璃窗,以及毫无遮掩散入空间的黄昏。他在低语,模糊不清却带着他独有的音调,尾音微微上调,却没有缠绵的意味。夏日独有的热度在空间中散开,干燥却不热烈,温暖直抵人心。明知身在梦境,可却贪念着这在现实中不可获得的温暖。我渴望与他相见的心如野草疯狂滋长。


我无数次的幻想与他的重逢,却描摹不出他应有的模样。他两次入我梦境,都不是记忆中的模样,但隐约觉得他应当就是这样。


曾有人说过和他在一起就会感到温暖,的确,他是一个温暖的人,可同时又是一个绝情的人,分隔后便断了所有的联系。然而我却无法割舍,无法忘怀,仍然渴望着与他重逢,哪怕是在梦里。


这么多年,我依旧记得他那双眼睛,都说凤眼多情,他却用情至深。他笑起来的时候眼底藏着星光,不笑时眼底也藏着一汪陈酿,温润却不张扬。


我曾费尽心机靠近他,做了他除恋人之外最亲密的朋友,我了解他的一切,却无法再多靠近他一步。他嗜书如命,我也默默地看着他看过的书,为自己找一方能融入他的净土。张爱玲说爱一个人会低落到尘埃,可不就是这样么。可自己却不觉得悲哀,反而满怀欣喜,谁知分别便是一刀两断。我心底半欣喜半茫然,欣喜他不会了解到我深藏心底的爱慕,茫然于他的绝情。


他是我深藏心底的秘密,不愿同人分享,可又无法抑制地想将它硬生生地剖开,展露给别人看。


人生那么长,我或许会忘了他,但不妨碍他是我的一个未成的念想。

【寻梦环游记】请记住我

皮克斯的动画并不完全是为儿童准备的,其实老少咸宜。童话般的用色和如同天马行空一般的世界构架是一个看点,虽然剧情也算是在走套路,但是是让人心甘情愿被套路的套路,就是猜到了结局也会在结局出现时紧张的感觉。其实大概就是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期望着有一个Happy Ending。

看了这部电影才明白Family其实是一个美好却又沉重的词。当你的梦想被所有的家人鄙弃时,你会觉得家人就是一个阻碍你追逐梦想的沉重负担。美好在于无论你在哪里,家人永远是你的故乡,总还有人记得你。

人的死亡分为两种,一种是生理上的死亡,肉身消亡,另一种则是没有人再记得你了,也就是电影所说的“终极死亡”。这大概就是这首“Remember me”出现的原因,人活着的时候有很多可逆和不可逆的事情,死了之后却靠别人的回忆活着,被遗忘的化作金色粉末消散,存在的惶恐于终将到来的死亡,就像是神所汲取的信仰一样。

渴望见到女儿的埃克托与渴望自己的音乐梦被家人认可的米格相遇,延续了几代的误解消弭,最后像所有人期望的那样,他们有了一个Happy Ending,虽然过程有些曲折,但至少生前未见之人死后在亡灵界终得重逢,米格的音乐梦也被大家所认可。

这部电影其实就像是童话,主角经历磨练,最终得到认可,得到了属于他的,或者说属于他们一家人的Happy Ending。




你的珍珠翡翠白玉汤是什么?
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,你的珍珠翡翠白玉汤是什么?


• 这东西大概有毒 还有点不靠谱

• 对话体 可能有些口语化 衔接也有些问题 凑合着看吧

• 最近看了中国版的《深夜食堂》颇有感触,我们为什么不守住自己的东西,却还要去照搬别人的东西。



“可能是小时候汤汤水水被灌多了,长大之后就不怎么喜欢喝汤。喜欢的汤倒是有,不过谈不上珍珠翡翠白玉汤。


“我这人挑食,葱姜蒜不吃,五脏六腑不吃,鸡蛋要吃煎的,黄瓜只吃生的,萝卜要吃腌的,番茄配鸡蛋是心头大恨,平生唯一爱好就是土豆的煎炸烹煮,油焖乱炖。除此之外,还是挺好养活的。


“家里常做的汤通常就是白水煮蔬菜,放些肉末,汤嘛,就是要清淡点,也合老人口味。虽然说是在四川,但少有人会在汤中加辣椒和豆瓣来调味。你说为什么?我怎么说得清。


“可毕竟是重口味的地区,总还想着在汤里添点合自己口味的东西。大多数的汤都胜在一个“鲜”上,那么我说的这碗汤则胜在厚重上。这名字说通俗点就是红烧肉炖茶树菇,文雅一点儿能上台面的还没想出来。


“用料还是比较简单的,盐、油、蒜、茶树菇、红烧肉。清油和猪油都可以,随个人喜好。蒜得切成片状放入油锅里炒至变黄后加入茶树菇,炒到半熟后加汤,汤的量得按照红烧肉的比例来,不然油分会很重。红烧肉得去超市买那种罐头装的全脂红烧肉,肉的分量不少,当然油水部分也不少。如果不控制比例的话煮好后汤面上会浮一层油,会特别腻。


“不过这汤适合在冬天吃,夏天当然也有适合夏天的汤。不过夏天最受欢迎的还是用野生菌熬的汤,如果再加上鸡汤熬制,那么鲜香浓就全占了。我们那地方雨季有不少野生菌,大雨一过才会出来,虽说长得快,但是量少,大多数找到的都是自家藏着,毕竟一年就那么一回。不过吃这种东西要小心一点儿,有些菌类长得时间一长,伞盖会往上翻,可能你吃的就不会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野生菌了,而是零添加零污染的蛋白质大军了。


“就那么几样东西,在家的时刻觉得它们平淡无奇,可离家远了后又会不自主的怀念。刚刚离家读大学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,时间一长就开始想念这些东西,虽然外地的东西多,美食也不少,可就是没有那种‘他乡遇故知’的感觉。说来也惭愧,当初迫不及待地想离开家,现在却觉得家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奢侈。”


“说了这么多,那你呢,你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又是什么?”


“我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吗?应该是是番茄蛋汤,毕竟是人间美味,重点是可以美容。


“我小时候住在乡下,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,家里的菜地不少,待在地里的时间自然也不少。就像你刚说的,脚踩在泥土上的时候才会有一种安全感,一种家的感觉。


“瓜果蔬菜都是自给自足的。番茄熟的那段日子几乎顿顿都有番茄,凉拌番茄、炒番茄,不过番茄的绝配还是鸡蛋,而且还是土鸡蛋。我奶奶做的番茄鸡蛋汤可是一绝,我每次回去都得来上那么几碗,倒也不会腻味。


“番茄要选又大又红看起来特水灵的那种,好吧,我也不清楚,反正看着合眼就行,如果实在不知道怎么选的可以尝一尝再用。至于番茄切不切皮,鸡蛋打不打匀,先放鸡蛋还是先放番茄都看个人爱好,调料的话随个人口味来。说实话,我觉得番茄蛋汤这道菜就应该随心所欲点儿来,哪来的那么多条条框框。不过,要是最后再撒上葱花,滴上几滴香油就更完美了。你能想像吗?


“其实和味道无关,真真让我对番茄蛋汤念念不忘的还是因为它有家的味道,无论你往返多少次,不变的还是碗汤。”